《75秒赛车全天计划》_观察 | 打赏满天飞,但你不会真以为直播平台赚钱吧

(原标题:观察 | 打赏满天飞,但你不会真以为直播平台赚钱吧)

雾霾之下的生活本已十分不易,被资本寒冬笼罩的创业者心头更是充满阴郁。尤其是身处火山口,你却一片“冰心”时,这份寒冷往往更加刻骨铭心。

移动直播是2016年无可争议的超级大风口,一年多的时间,从蓝海烧成了红海,到了年底,普遍亏损、盈利艰难、现金流紧张等关键词成为中小直播平台的速写标签,很多网红和主播心里都十分明白,直播产业已经进入了拐点。

日前,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推出的咸蛋家“提现难”的调查报道,引发了直播行业的广泛关注。我们也收到了更多的爆料,欠薪成为直播行业的普遍现象,很多中小平台都面临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

那么,问题来了,外面看起来这么热闹的直播行业,弹幕和打赏刷得满天飞,为何还会有现金流压力?甚至拖欠主播工资?

事实上,要解开任何一个公司的现金流谜团,都绕不开两个因素,一是整个行业的发展风向变迁,二是公司本身的收入和支出结构。

行业遇冷,一掷千金的“激情”已不复存在。

到了2016年第四季度,直播行业遇冷已经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其中,最为直接的体现就是主播收入的下降。尤其是小主播收入下降十分明显,很多以前每个月还能赚一千来块钱的主播常常自嘲,现在直播还赚不回流量成本。

如果说中下部主播收入下降可以解释为资源向头部聚集,那么头部主播的收入在第四季度也明显下降则成为了直播行业进入拐点的铁证。

微播易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12月中旬,主播收入已经连续三周缩水,从87.9万到47.2万再到29.9万,周下降率分别为46%、36.7%。

至于主播收入下降的原因,也许我们这些旁观者不知其所以然,但对于身在直播行业一线的玩家而言,却再明白不过,无非是两点:

一是直播平台数量持续增加,分流了观众。今年年初,业内就普遍认为直播平台的数量已经突破200家,一年下来,虽然有洗牌和迭代,但依旧有不少新的直播平台入局,这就加剧了中小直播平台的生存压力,在移动互联网红利都快消失的今天,开拓一个新用户的成本已经变得十分高昂,更普遍的现象只是固有用户在不同平台之间迁移。

二是直播行业形成了成熟的“套路”和“潜规则”,原来“一掷千金”的蛮荒式打赏已经只是遥远的传说。当直播之火快速燃烧了两年后,大主播和老用户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圈子,“老炮儿”们也熟悉了和网红相处的规则,比如打赏多少钱就可以加主播微信,打赏多少钱就可以做房管,这套规则已经十分成熟,再豪爽的用户也不会再花“没有意义的钱”,所以打赏金额也自然下滑。

主播的下降直接扼住了直播平台的咽喉,尤其是对于小直播平台而言,这几乎是他们唯一可以指望用来“过冬”的补给。

  马太效应凸显,小直播平台成本高居高不下

在大环境不太好的情况下,创业公司控制现金流的办法无非两招:开源,节流。

要想知道这两招对于中小直播平台是否灵光,还得弄清楚他们的收入结构和支出结构。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直播行业在这两点上都比较简单,一看就懂。

先说收入来源的问题。目前,纯粹的直播平台变现模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前向付费的打赏模式,二是后向付费的广告模式,三是通过自制节目,拓展影视娱乐价值,进而产生收益。

事实上,市场上大部分直播平台的商业模式都是前两种,真正拥有PGC能力的平台少之又少,基本全部是大平台,因为前期投入巨大,制作门槛高,还面临审核、监察等问题。

如我们所见,在直播行业,马太效应十分明显,优质的主播一直在向大平台聚集,要么被YY、熊猫等平台千万年薪签约,要么就在映客、花椒上拥有黄金位置。

所以,对于前两种变现模式,从今年下半年开始,中小直播平台就一直在“失势”,而对于第三种变现模式,小平台连下场参与游戏的资格都没有。如此看来,开源似乎并不容易。

既然“开源”无望,我们不妨再来算一笔账,看看小直播平台能不能在“节流”上做文章。

直播平台的成本结构也很简单,主要是三大块,1/3 是宽带成本,1/3是平台运营,1/3是主播工资。

宽带成本和运营成本都是硬成本,平台规模越大,这两项成本自然水涨船高,属于“固定支出”,而主播工资其实是一个动态浮动的分成机制,当主播收到的打赏越多,平台能分到的钱自然越多,这一项属于“动态支出”。

咨询热线: 4008-888-888 Copyright © 2010-2019 双龙乐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XML  网站地图HTML  技术支持:澳洲幸运8